新闻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作者:admin 2017-08-12 我要评论

一阕情歌文/聿枫Song 1《好久不见》夏日的午后,聒噪的蝉鸣让人们对出门望而却步,只想贪图室内的清凉。纪子逸大学里的最后一个暑假可不打算荒废在家里,出门前...

夏日的午后,聒噪的蝉鸣让人们对出门望而却步,只想贪图室内的清凉。

纪子逸大学里的最后一个暑假可不打算荒废在家里,出门前习惯性地瞄了一眼对面楼的客厅,转念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又懊恼地摇了摇头。

纪子逸一边发着短信一边下楼梯,一双VANS的经典款板鞋突然停滞在几层楼梯的下面静止不动。纪子逸不经意地抬头望去,呼吸骤然一窒,整个人瞬间怔在了原地。

为什么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偏偏会被自己碰到?为什么明明一直处心积虑地躲避却还是功亏一篑?为什么本以为固若金汤的壁垒却在这一刻溃不成军?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纪子逸木然地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无比熟悉此刻却又异常陌生的男人,淡漠的眉眼忽然与多年来烙印在心底的无数个影子相重合。

蔺樊,她的青梅竹马,她相恋五年,分手刚满一年的,前男友。

蔺樊礼貌地点头浅笑,淡淡地流泻出无尽的疏离,一丝丝刺痛着纪子逸,让她不得不以回忆中抽离出来。

“好久不见!”她与他擦身而过,仿佛跨越一条鸿沟,将他们彻底分隔,再也不得并肩而立。

是不是只有斩断了她与他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她才能走出情沼,寻得解脱。

纪子逸和蔺樊都住在家属大院,同龄的孩子不少。纪子逸火热地和他们打成一片时,蔺樊却总是不屑一顾地扭头走开。直到长大后,纪子逸才知道那叫做少年老成。

小时候纪子逸玩得忘了时间被老爸罚站,只能老老实实地站在楼下。蔺樊坐在自家的客厅玩味着小丫头不情愿地撅着嘴却又不敢乱动的模样,隔天没少冷嘲热讽。

从那天起,纪子逸就开始喜欢缠着蔺樊,他虽然面上不悦又十分毒舌,却还是像大哥哥一样把她照顾地很好。

蔺樊是个全才,文理皆精。纪子逸却怎么也不开窍,为了完成作业没少打扰蔺樊。

铺满了各种课本的大书桌上,纪子逸奋战了很久却还是被一道数学题击败,颓然地抬头瞄了一眼对面专注于书本的蔺樊。十六岁的少年已然初步具备了让人遐想的能力,吹起白色衬衫的凉风里仿佛挟着梅子微酸的青涩滋味,不动声色地绕上心头。

纪子逸努力地抵制着美色的诱惑把神智收回,心虚地敲了敲桌面请教难题。蔺樊没用几分钟就把详细的解题步骤写了下来,纪子逸问第二道题时,蔺樊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等到再问第三道题时,蔺樊直接拿过她的练习册把所有题目都替她做了出来。

这么没有耐心,真是个不负责任的“老师”,误人子弟!纪子逸“忘恩负义”地腹诽着,收拾好书本欢快地奔出门和小伙伴们玩耍去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呢?纪子逸走出大门,没有勇气再回头去看他一眼。分手时只觉得是解脱的轻松,丝丝缕缕的心痛却后知后觉地一直蔓延到现在。

Song 2《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蔺樊站在原地,任由纪子逸仓惶地从身边逃走。她一向是个倔强执着的丫头,认定的东西一定要到手,放弃的时候却又决绝得令人心寒。

他仍清晰地记得那一天,莫名安静下来的小丫头忽然一脸认真地对他说喜欢。他被吓了一跳,她才多大怎么会突然说出这种话。他身边从来不乏各种女孩的告白,对陌生人又有着本能的抗拒,果断拒绝之后连靠近他的机会也一并抹杀。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纪子逸的话他不打算当真,或许只是小孩子之间的玩笑。但看着她眼底的期待时,却又狠不下心直接拒绝,以免给她留下什么长久的心理病症,只好摇着头快步向前走着。

却不曾想,那并不是她一时的心血来潮。从14岁到16岁,两年间她总是不失时机地向他表白,却不再期待他的回复,只是执着坚定地表达着自己的心意。

唯一一次他没有再回避,眼前的小丫头仿若一夕长大,从扎着小辫的跟屁虫成长为娇俏明媚的少女,让他不能再无视,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好!”

她如预料般雀跃不已,眉眼弯弯地挽住他的胳膊,他却蓦然失了方向。他向来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这一次,却连自己也困惑了初衷。

纪子逸身份的转变于蔺樊而言,只能说是聊胜于无。纪子逸还小,他也是初恋,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几乎没有丝毫改变。她还是像原来一样整天缠着他,偶然也会一脸天真地问,这就是恋爱么?

他点头应着,恍然大悟,或许,等她厌烦了这种平淡无澜的生活后自会离开,还他一个清静。彼时,他不曾预料,她与他在一起,竟会长达五年之久。

高考来临,他选择了南开的法学,他的人生在自己的规划中一步步走向完满,其中的插曲却由不得自己控制。而这最难掌控的,当属纪子逸无疑。

情人节的浪漫气息扑面而来时,蔺樊也硬着头皮地买了玫瑰花和巧克力。生平第一次收到玫瑰花的纪子逸欢喜地上了天,紧紧抱在怀里舍不得撒手。

蔺樊被她捡到宝贝似的反应逗笑了,又把巧克力塞在她怀里。纪子逸一手抱着玫瑰一手吃着巧克力,很是欢愉。

没一会却见她小脸皱了皱,几滴鼻血毫无征兆地滴落在艳红的玫瑰花瓣上,更加妖冶刺目。蔺樊手足无措用纸巾堵住她小巧的鼻子,耳边是她怯怯懦懦的声音,“我一时高兴忘记自己吃多了巧克力就会流鼻血……”

他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宽慰着,拥着她往家走。原来他们亲近了这么多年,却又是如此的陌生……

过度兴奋的纪子逸第二天一大早就打来了电话,蔺樊走到客厅隔着玻璃望着对面的纪子逸,小丫头垂头丧气地趴在窗边,“怎么办,原来我对玫瑰过敏,以后再也收不到你送的玫瑰花了……”软软的嗓音带着哭腔落进蔺樊的心里。

对玫瑰过敏?蔺樊眉头轻锁,还真是赶巧,果然是不能随大流。朝阳温柔地倾洒在纪子逸苦瓜样的小脸上,他扬眉浅笑,“那么以后就送你太阳花吧!”

“向日葵?”纪子逸嘟着嘴看向对面的蔺樊,一点也不浪漫……

蔺樊没有答话,目光久久地盘桓在对面那朵超大的“向日葵”纪子逸的身上。乐观勇敢,热情活泼。而自己,是她追随的太阳么?

Song 3《明明很爱你》

蔺樊去了天津,纪子逸升入高中。高年级的人听说她是蔺樊的女友纷纷跑来围观,却又都摇着头离去。比起蔺樊的优秀,她确实是太普通了一些,可是现在在他身边的,就是自己啊!纪子逸努力地安慰着自己。

虽然身在异地,两人的联系却从没断过,没心没肺的纪子逸很快就一头扎进了艰苦充实的高中生活中。

失去了专用枪手的纪子逸很苦恼,好不容易才托好友的福结交了优秀的理科生——许宪鑫。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比起蔺樊,许宪鑫绝对是个好老师,每道题都会给纪子逸仔仔细细地讲一遍,致使纪子逸的数学成绩直线提高。纪子逸感激之余,也把他当做自己最好的哥们。

聪颖的同桌在一旁指点,“丫头你也太白目了,看不出他对你有意思啊?”

纪子逸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不可能!他又没说,自作多情什么的最讨厌了!”

高中生活在高考的压力下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到了高三。许宪鑫参加了自主招生,纪子逸一直以为他要去上海,等成绩出来才知道他报的是南开。

为此纪子逸很是恼火,这么大的事竟然瞒着她,亏自己还把他当做好兄弟。可是许宪鑫为什么也要去天津呢?还和蔺樊同一所学校。许宪鑫也从没解释过这个问题。

仰赖这么多年蔺樊和许宪鑫的“教导”,纪子逸进了省内一所二流的大学。大学的生活更是多姿多彩,纪子逸又是个闲不住的主,时常玩得忘了时间。蔺樊也不知道是在那边受到了什么刺激,两人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

吵完之后纪子逸就后悔了,开始用短信和电话连番轰炸,蔺樊依旧不为所动。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纪子逸忽然福临心至,简单收拾了些随身物品直奔火车站。

几经波折终于达到目的地,纪子逸站在蔺樊的宿舍楼下,讨好地对着总算打通的电话傻笑,“你猜猜我在哪?我在你宿舍楼下呢!”

那一端,却没有丝毫的欣喜,只有蔺樊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哦。”

纪子逸的心瞬间凉了半截,傻傻地站在楼下等着。来来往往的男生时不时用异样的目光扫视着纪子逸,让她更是烦躁的无以复加。

十分钟,他可能在忙。二十分钟,他怎么还不出来。半个小时,或许,他是真的不想见她吧……

纪子逸收起所有的失望落寞转身离开,勉强扯起唇角,拨通许宪鑫的电话,“我在你学校呢,带我四处转转吧。”

既然你并不在乎,我又何必自讨苦吃。

许宪鑫用最短的时间找到了纪子逸,带着她逛了逛校园,又去了北京一日游。纪子逸玩得很尽兴,像是完全忘记了此行的目的,把自己的所有心绪都迷醉在游玩中。

三天后,舍友们一边品尝着她带回去的零食,一边满眼深意地拷问她,“你和蔺樊在北京玩得很不错嘛!”

纪子逸从零食堆中抬起头来,无所谓地回答着,“不是啊,许宪鑫带我去的。”然后又言简意赅地讲述了这几天的经历。

众人听完后义愤填膺地一把夺下她的零食,把她关在了门外。纪子逸委屈地敲开对面宿舍的门,好友贾韶得知来龙去脉后更是回了她一记冷眼,呵斥她没心没肺。

纪子逸无力地倚着门缘,心底涌起惊涛骇浪,明明不是我的错,是他不理我……纪子逸恨恨地咬着牙,没有你我也可以过得很好!

Song 4《会呼吸的痛》

纪子逸会来学校找他,早就在蔺樊的意料之中。当他站在阳台上看着她小小的身影时,心莫名地紧了一下,骤然想起不久前的那一天,那个人。

每学期一度的老乡会上,来了一个新人,还是他的直系学弟。他分外留了心,招呼他在自己身边坐下。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晚会上大家畅聊着各种话题,蓦地听到有女生问他是否已有女朋友。纪子逸亮晶晶的笑眼闪过脑海,他笑着应答,“抱歉,被人早下手了。”早在,她十六岁的时候。

在场的女生们不无遗憾地叹着气,身旁的学弟问他女友的名字,他没多想照实答了。学弟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不急不慢地开口,“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许宪鑫。”

蔺樊的笑容略略一僵,这个名字他是知道的,早在几年前,他就从与纪子逸共同的好友圈中得知了这个“潜在情敌”。

他是来向自己示威的?蔺樊审视着一脸和气的许宪鑫,正要回应却被突兀的手机来电打断。蔺樊礼貌地点头示意起身离席,处理完事情径直离去。

当天晚上给纪子逸打电话时,一时没抑住火气撂了几句重话,事后有些懊恼,但每每想起许宪鑫的神情时这份悔意就消退地无影无踪了。

目光胶着在楼下的小丫头身上,蔺樊思忖着一会要怎么开口问他关于许宪鑫的事情,正要转身下楼,坐在长椅上的纪子逸却忽然站了起来。

她委屈地咬住唇角,深吸着气闭上眼睛,而后像是兀然下定决心一样瞪着宿舍的大门,再也没有一丝留恋地扭头走开了。

蔺樊怔在原地无法挪动一步,面无表情地目送她离去,视线停滞在她耳边的手机上。是啊,他怎么忘了,许宪鑫也在这里,她怎会不去找他……

听说,他们一直在一起。听说,他们去了北京。听说,她已经回去了……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她这么在意了呢?或许只是习惯吧。

两个各怀心事的年轻人,整整一个月,没有任何联系。

一年后,蔺樊留在天津继续攻读研究生,许宪鑫去了美国。离开的前夕,许宪鑫对他说,我还会回来的。

发生过的事情总会留下无法磨灭的痕迹,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长出杂草,直至荒芜了整片心房。

他努力地试着让自己不去在意,却不知道这种冷漠疏离的态度会将纪子逸推得越来越远。

熟悉的街角,五年前有个可爱的女孩在这里向他告白,没有丝毫的羞怯,只有亮晶晶的双眼噙满了笑意。五年后,同一女孩,在这里向他提出了分手。

“你考虑清楚了?”他挑眉问着。

纪子逸呆滞了一瞬,不知又神游到何处,回过神来却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好。”平静的声音里分辨不出情绪。

仿佛常年积压在胸口的桎梏终于烟消云散,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没有失恋后的痛苦失意,他照常忙碌于各种课业,反倒比先前更轻松。身边的人却频频摇头,刻意请他喝酒让他释放情绪,他说不必。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后来听说纪子逸也是一样,过得悠闲自在,却听不到贾韶文艺腔地在纪子逸耳边总结,“你不哭,不闹,是因为你的心已经被掏空了……”

Song 5《最熟悉的陌生人》

高中同学的聚会纪子逸本来是不愿意参加的,因为他们的话题时不时就会扯到楷模般优秀的学长——蔺樊身上。而那些,是她最不想听到的。

这次来完全是为了难得抽空回来与大家小聚的许宪鑫,大家都说他对她有意思,连蔺樊也这么认为,可他偏偏没有任何表示,让自己连拒绝都无从下手。

不知是谁在闲聊时扯到蔺樊,许宪鑫瞥了纪子逸一眼,笑着向众人说起与蔺樊在南开老乡会上的第一次见面。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木盘赏析|哪一个盘子属于你?

    木盘赏析|哪一个盘子属于你?

  • 巨峰系葡萄无核化技术

    巨峰系葡萄无核化技术

  • 选哪个?华为畅享7Plus对比小米手机红

    选哪个?华为畅享7Plus对比小米手机红

  • 常见的盆栽植物的扦插 春暖进行时

    常见的盆栽植物的扦插 春暖进行时